安奈奈

安奈开始运转了!

【長評】叽里咕噜胡搞瞎搞的凹凸大赛(劇透有)

感谢长评!因为分析得超棒所以刚刚去跑了圈才冷静下来(ฅωฅ*)

其实因为更新周期太长的缘故很多细节我自己都不太记得了,但是有意无意埋下的小彩蛋全部都被找出来了!超开心!比一万个小心心!

安莉洁小姐姐在这篇里会有点分裂,因为我真的太喜欢她了,可又找不到官方的设定,结果双重的性格猜想作用下来安莉洁就有了聪黠狠厉的一面(比如花式怼人的时候)和温柔的一面(被莱娜气得跳脚以及接下来一局就会出现的感性时刻)……希望不要显得ooc就好了(其实这是一剂预防针orz

嘉德罗斯我一直都是相当敬佩他的,对于“王”这种设定我一直都心疼不起来,因为他的骄傲不需要这种情绪。所以全文都会贯彻他不可一世的傲慢和威严,因为他总是正确的那个呢w
而祖玛姐姐的牺牲可以说是殉道吧,祖玛姐姐比在场的所有人都更能理解嘉德罗斯,所以当她得到这种不讲道理的命令时,她就知道:“嗯,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因此一切愿望都要为此让步——无论是想要活下去,或者是陪伴她的王。
我真的好喜欢他们一组人,虽然雷德好像一直比较游离,但是他是全场唯一能站在嘉总同一高度看问题的,至于是什么高度……其实我也说不清……大概是人造人的直感吧(笑)


关于傻白甜,最初我想写傻白甜是真的!
不过开坑到现在三个多月的时间,心境上也有一些变化,所以也许现在不能称之为“傻白甜”了orz(其实写过两章以后我就不在文前写傻白甜了(悄悄说
不过放心吧,因为这篇是初心,我对大家的最单纯的爱都在这里了,所以不会不开心的!虽然过程也许会残酷,但因为大家都是很好的人,所以哪怕是鬼狐我也会让他好好的!

不会BE的!放心吧!




顺便一提,新的一章这两天就会更啦(悄咪咪



最后再次感谢!

真希望我可以写出配得上你的长评的文章(ฅωฅ*)

以及这对我是莫大的鼓舞,非常、非常感谢!以后我也会继续加油的(ฅ´ω`ฅ)

小夢。:

實在不知道如何給長評所以只好這樣轉載了,如果有不對要撤掉請再告知我qwq


 @安奈奈  艾特看看,希望太太看的到下面的長評然後更文!(重點(你


重新看了狼人梗的《叽里咕噜胡搞瞎搞的凹凸大赛》忍不住暗搓搓來發評論!好喜歡這種鬥智鬥勇的遊戲啊!覺得作者把每個人的個性都掌握得很好,有些小狡猾的安莉潔也好可愛啊! 
一開始職業分配的部分就讓我覺得特別精采,我想凱莉大概是出於惡作劇的心態讓瑞金當戀人,沒想到兩人在相反陣營,要贏就必須屠了其他玩家。這部份我很好奇瑞金兩人是否真的能屠完其他玩家獲得勝利?然而勝利後是只有兩人獨活嗎?那這不是跟說好的傻白甜不一樣嗎!(激動(欸
看到安莉潔跟雷獅互懟那邊覺得特別精采,安莉潔能承受住雷獅的威壓也真的很厲害,這橋段看到整個雞皮疙瘩都起來了wwww
嘉德羅斯跳出來控場也讓人覺得特別霸氣…!尤其最後像個王一樣豪不留情的捨棄掉祖瑪,除了心疼也再次覺得嘉德羅斯真的好帥啊qwq
有些小細節也讓我覺得特別可愛,像是大家都在注意亮職業的安莉潔時,只有格瑞注意到了金的不對勁(一定也馬上猜到金的身分了wwww)、紫堂因為自己的私心查了金的身分(雖然知道結果鬆口氣,卻絕對沒想到金的戀人是狼人陣營)、還有雷獅及卡米爾為了噁心安迷修一直票他實在有夠可愛wwww(安迷修:
最後心疼一下金的藥劑,因為格瑞在狼人陣營想必藥劑應該是用不到了吧www 另外我也好在意金精神狀況不好只是單純的討厭這遊戲還是另有隱情…!劇情實在是讓人太好奇後續發展了…!  
寫了那麼多其實最後的結論是要來催更的…!太太看在這篇長評(?)上面求更啊我今天一整天都在期待太太更新qwq(可怕


安奈奈:



 感谢太太的凯柠投喂,爱你(ฅ´ω`ฅ)


被催更了真的很开心(;へ:)没想到真的有人看啊(哭哭)


稍微收敛下摸鱼,最近好好写文吧w




食用注意:


_全员向,有本设cp瑞金(然而并体现不出(tag打得好心虚),其他各种cp有倾向但都没有cp描写,因此自由心证吧


_努力烧脑推理和订正了,然而bug与错字不可避免,欢迎捉虫w




_小学生文笔预警∠( ᐛ 」∠)_


_日常打滚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ω`)o


_计算机考砸了求小天使亲亲抱抱举高高u´꓃`u












 第四局:第四夜&第五日






 “天黑请闭眼。” 




现在的情形是——三轮游戏过后,狼人阵营折损一人,好人阵营四人死亡——当然了,玩家们并不知情。


 神位只知警长嘉德罗斯和雷狮与卡米尔的“两姊妹”组合,以及无法确认真伪的女巫安莉洁。预言家不知生死,守卫、猎人、野孩子不知身份。 


审判中活跃着的是不断质疑却游离的凯莉、自称女巫进行诱导的安莉洁、寻找逻辑漏洞的卡米尔、穿透本质的雷德以及嘉德罗斯。




 二十三人限定的冠以凹凸大赛之名的恶作剧的狼人游戏,在新的开局中依然是看不见出路的僵局。








 “预言家请睁眼。” 


紫堂幻在不安中睁开双眼。




 连续三轮抽到无效牌,没有暴露身份的价值。同时又担心如果下一轮就死亡,已经掌握的好人信息也会成为真正的无效牌。


矛盾的心理如同不断缩紧的高墙,逼迫理智者做出选择。




 “你今晚要查验的对象是?” 




金。


 金——紫堂幻指着身边闭着眼,眉头微微皱起的少年。


 ——哪怕无法赢得游戏,至少在自己还有着这个可以一搏的身份的时候,保全伙伴——无论何时,至少要保护自己最亲近的、可以信任的伙伴。 




丹尼尔微笑着给出了他期望的答案——是好人。 




紫堂深呼一口气,露出感激的表情,没有看到丹尼尔狡黠的眼神。






 “预言家请闭眼。” 




“守卫请睁眼。” 


安迷修睁开双眼,指向安莉洁。




 长久以来战斗的直觉已经告诉他女孩在撒谎。 


但作为最后的骑士,他仍然愿意相信人性拥有善良。无论安莉洁是抱着怎样的心理冒认女巫,安迷修依然愿意相信她是为了保护真正的女巫,并为她延续一天的时间。




 哪怕只是虚伪的善意,他仍然愿意去守护。 


这就是安迷修的“道”,被雷狮称为“愚蠢”或是“伪善”的品质。










 “狼人请睁眼。”


 狼人们在黑暗中醒来,相顾无言。




 “你们今晚要杀死的是谁?” 




残酷的现实游戏里,走错的任何一步都指向死亡——对于这些来自凹凸大赛的佼佼者们而言,这样的道理是不言自明的。


 因此,“无关角色”一直都是最稳妥的选择——随机性即没有关联,即意味着凶手范围的扩大,意味着生还几率的大幅提升。




 因此,维德这样的玩家在此刻便是最合适的牺牲品——三人几乎没有多想就选择了这名失去同伴的玩家。 




丹尼尔颔首,“狼人请闭眼。” 






“女巫请睁眼。” 


金睁开双眼。




 少年敏感超过常人。三轮游戏过后他隐约感觉到疲惫,但一时也说不出究竟哪里有问题,只能先把问题抛开看向丹尼尔。






 “今晚的死者是——” 丹尼尔指向维德。




 “你要救吗?” 


金微微摇头。




 “你要使用毒药吗?” 


同样是摇头。




 丹尼尔略担忧地看着无精打采的少年,但并没有额外的动作。


 “女巫请闭眼。” 




“两姊妹请睁眼。” 


过去的一局并没有什么意料之外的发展——虽然安莉洁的行为透着令人怀疑的气息,但也并不至于这么早打出场外。 




带着这样的考虑,兄弟二人依然恶作剧地将票投给安迷修——毕竟上局里骑士稍微扭曲的表情确实有趣。






 “两姊妹请闭眼。” 








“天亮了。”


 “审判开始。”






 “又是小角色了……”沉默的寂静中,雷德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




 “走了一步臭棋啊,狼人们。”凯莉撑着下巴靠在护栏上,“这一步走太臭了。”




 “哦?说来听听?”雷狮坐在位置上,腿踢在护栏上,随性、霸气,让好好坐着的人们想打他。




 凯莉朝着雷狮看不到的一边翻了个白眼,自顾自地继续——“避嫌。”




“狼人们在避嫌。他们想用最稳妥的方式来获得胜利。因此不断选择小人物——也就是他们的‘无关人物’来作为打击对象。


 “最初这个策略蛮成功的——毕竟大家掌握资料有限,因此成功打掉了善于攻心的鬼狐——不论有心还是无意,这算是个高明的开招。然而在上一局选择了海盗团的佩利之后却又想要退回‘不相关’的圈子里……就有点太贪心了。”




 “你的意思是他们后悔了?”卡米尔问道。




 “也不算吧,恐怕是决策失误。第三局就产生指向性是有点早了。”凯莉环顾四周,“如果他们意识到这一点,就应该继续现钱的战略——嫁祸给安迷修或者帕洛斯。哪怕嫁祸给其他‘无关角色’呢?然而他们偏偏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再次选择了无关人物,犯蠢了啊。” 




“为什么这就犯蠢了?”金看着身边的伙伴,“感觉没毛病啊?”




 “因为选择‘无关人物’原本是为了避免嫌疑的。现在他们攻击了佩利却没有继续下去,反而把嫌疑人的范围缩小了。”卡米尔接上了凯莉的话。




 “Bingo!”凯莉愉快地打了个“正确”的手势,“反而是这样把自己暴露了啊——


 “受害人大多是原来的大赛里排名较后或不是很引人注意的角色,因此狼人中大部分肯定是大赛里排名靠前的几位。同时受害者多数有同伴,但只有一人受袭,因此狼人中应该有不是很重视人际关系的独行侠或者性格比较死板冷淡类的角色。同时佩利受害,也就是说这几位有过嫁祸海盗团和安迷修的考虑,也成功打掉鬼天盟的人,因此也一定有战术派。这样下来,虽然是不确定信息得出的结论,但依然是非常有力的嫌疑犯参考。”




 “也有道理。但范围依然不小。”嘉德罗斯双手抱臂,“暂时排除雷狮海盗团、安迷修和小虫子们,这一局票谁?”




 “安莉洁小姐不打算说点什么吗?”卡米尔突然发问。




 “凯莉分析地很好啦,我也有点被说服了呢。”安莉洁笑眯眯地看向卡米尔,“海盗团的军师大人想让我说点什么呢?”




 “哦,没什么。”




 “说起来——”嘉德罗斯突然想起,“预言家这次怎么还没动静,不会已经死了吧?” 




“算了。预言家要是还活着就按刚才说的查人吧。” 




“这局就按顺序排除吧。”




嘉德罗斯右手边的绿发的少女听到了死亡的判决也没有言语。




 “等等?!!”金惊叫,“蒙特祖玛可是你的伙伴啊!” 




“……”嘉德罗斯沉默一晌,“那又如何。” 




蒙特祖玛颔首,“我明白的,嘉德罗斯大人。”


 而祖玛身边的雷德也难得地沉默了。






 “可是——”金仍然想争辩什么。




 “金,别说了。”紫堂幻和凯莉同时按住了金的肩膀,对面席位上,格瑞也朝着金微微摇头。金丧气地坐回座位,像是被谁打了一拳一样,像一只气鼓鼓的河豚。 




“看来得出结论了。那么——”


 “开始投票。” 




十七人的生存者,十四人投给了蒙特祖玛,两人投给安迷修,一票弃权——


 “处决者为蒙特祖玛。”




 “神佑吾王。” 




木槌落下前,蒙特祖玛的低语穿进每一个生存者的耳中。金恨恨地砸向护栏。












 “第四轮游戏结束。”






TBC_


评论(1)

热度(58)

  1. 安奈奈小夢。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长评!因为分析得超棒所以刚刚去跑了圈才冷静下来(ฅωฅ*)其实因为更新周期太长的缘故很多细节我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