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奈奈

安奈开始运转了!

【雷安】当我们讨论安全哈希算法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当我们谈论安全哈希算法,我们在讨论什么》

 

 

 @幡然悔悟 梅子姐姐开学快乐!

(梅子姐看我看我啦(;´༎ຶД༎ຶ`)

 

CP 雷安+微量凯柠+一句话的双安+哥俩好的雷凯

 

电子白痴自取其辱,一切电脑方面的知识都来自百度百科,梅子姐姐请温柔地放过我orz

时代设定基本是世纪交替那段时间,但也混合了一些超前的科技设定。当做架空世界看就好了,一切为了让雷安谈恋爱(……

现世原型凯文&下村勉

 

本文原名c22fe0282c7b45b0926fb3e33efd375a5e195c4c838c96075e3877b2ac237911

又名,雷总教你用密码撩人

又名,安迷修你不有本事编密码吗有本事你解啊

又名,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00.

 

“在大部分人都还一无所知的那个时代,他就已经靠着笨重简陋的机体和调试器在那个看不见的世界里自由穿行。

“他的存在让网络民用化、国际化提前了至少十年。

“他是先驱者,是叛逆者,是圣人,也是恶棍,这些都是他,缺少了其中的任何一个他都是不完整且虚伪的。

“我当然知道现在很多孩子把他视若神明——毕竟半个世纪前就已经如此了,但我还是要说,他年轻的时候没你们想象的那么伟大,他只是个熊过了头的混蛋小子,他就是这么能讨人厌。

“如何评价他?嗯……”

 

 

——摘自某段访谈记录

 

 

 

01.

 

一切都是从那个冬天开始的。

 

安迷修完美地结束了他在国安局的实习,解决了一系列未被发觉也好在尚未造成重大损失的系统漏洞,被办公室里一干学长学姐的感激淹没——他是UCSD的天才少年,Tsutomu教授最信任和宠爱的小弟子,修补那些漏洞对于他而言是举手之劳,但对于刚刚起步的民用网络安全而言却不是那么轻松的东西。

当然,圆满完成工作没有不奖励的道理,立下大功的安迷修得到了导师大手一挥的一个月超豪华假期以及远超实习合同承诺的奖金,紧随其后的,还有短暂逃离加班噩梦的学长学姐们精心准备的阿尔卑斯冬日滑雪旅行。

 

站在阿尔卑斯脚下的瑞士小镇,安迷修抖了抖不算沉的行李,叹着气走向某位学姐祖父母红顶的温暖小屋。

 

他无法拒绝别人的好意。

 

虽然他百分之一百更想在导师身边学习——或是回到普林斯顿的老家,躺在阁楼那张偶尔嘎吱作响的、床垫下藏着不知哪年的电路板和红线的旧床铺上狠狠睡上三天三夜,然后在煎松饼、蜂蜜、奶油以及吐着泡泡的咖啡香气里醒来。他可以陪陪他的母亲,还有马厩里昏昏欲睡的老亨利,以及邻居家总是吵闹着要嫁给他的小妹妹。

而不是在这万年冰山下品味他欣赏不了的欧陆传统美食。

比如山羊奶酪。

 

 

所以当警报和远在加州的导师的电话接踵而至,安迷修几乎生出逃出生天的喜悦。

 

 

 

02.

 

十七。

 

在十六次畅通无阻地进入国安局新网之后,雷狮几乎打算发个匿名消息给国安局反应这差到极致的“用户体验”了。叼着夹了烤肉的三明治,雷狮再次掀开新生的民用网薄薄一层的数据流,潜进漏洞百出的政府系统……咦?

出乎意料地,四十八小时前还漏洞百出的系统大楼此刻平整得像是无风的卡内基湖,他随意输出的攻击代码就像是小小的石子打在广阔的湖面上,激起小小的涟漪,然后消失得悄无声息。

眯起眼睛,小小的荧光在紫色瞳孔里映出幽幽的光,像是燃烧的磷火。

“看来国安局那群饭桶终于招到会玩代码的人了。”自言自语的黑客开始认真打量这层四十八小时里铸就的坚壁,“有意思!”

 

绕过层层叠叠的防御性代码,雷狮缓慢地前进。他确定这次终于遇上了有趣的对手——这位Mr.X所做的一切都仅仅是为了加强民网的安全性,完全没有使用任何陷阱或是反向攻击手段,而就是这样仅为防御而筑的高墙却让雷狮有了彻底击碎的欲望——上一次产生这样的感受还是他十五岁那年攻击USNORTHCOM。

最终,他用了十七个小时终于来到了他的目的地,遇到了唯一的追踪代码,也是唯一的“门”。

他没有推开那扇门,却在那里写了几个字。

 

HELLO WORLD  

:D

 

 

03.

 

“HELLO WORLD”

 

安迷修盯着熟悉的代码间出现的陌生词句。

这是战书,一名程序员对写下这段防御代码的程序员傲慢又无礼的挑衅。

 

十指如飞地排查侵入者线索,检查防御代码中可能存在的漏洞和损坏,安迷修耳边飘过前辈们义愤填膺的讨论。夹杂在不可计数的用以宣泄不满的“fxxx”“sxxxxxxxxx”“pxxx”等词间,安迷修硬是梳理出了些迷关于这位Mr.X模模糊糊的信息——

从大约十年前就开始活跃在当时封闭且隐秘的网络世界,将国家重要设施的内部网络当做游戏关卡一样层层突破摧毁却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可供追踪的线索。唯一一次失利是六年前与Tsutomu老师的正面对抗,但老师似乎也未能真正掌握这位神秘人的确切信息。

“VILLAIN”——行事诡谲、性情怪异、目的不明又强大得让人不由得心生恐惧,前辈们为这位屡屡挑衅当局和规则世界却未曾留过名姓的神秘人赋予了这样的代号。

 

系统本身并未遭到很多损坏。正如人们所说的那样,“VILLAIN”似乎只是把“入侵”这一行为本身当做某种娱乐活动,为了最快实现“通关”的目的,他选择的是不断地寻找系统防御的死角和盲区进行“潜入”而非“突破”,因此安迷修不仅没有什么需要重复的修补工作,反而找到了些新的防御思路。

但正是如此,安迷修反而更加愤懑。拒绝了学长学姐们聚餐的邀请,在学校附近常去的快餐店买一份烤肉三明治(“新(烤)的牛肉!多放给你!多放给你!”嘈杂的小店里,阿拉伯裔的老板操着一口含糊且口音浓重的英语大声说),安迷修又钻进学校的机房,登陆了校盟的聊天器。

 

郁结的心情积攒太多,虽然不想影响工作学习和身边的人,但他总是得发泄一下的。

他打开了唯一的联系人窗口。

 

>>「GRIFFIN」 用户在线

 

 

 

04.

 

悬赏高挂全网的雷狮偶尔也会在常春藤的校盟网站上看看学生们的课题讨论和瓶颈的解决思路征集。他厌恶学院派老学究们死气沉沉的机房和理论,学生们虽然很大程度上受老师的影响,但终归还有一些年轻人的朝气和活跃的因子。他在普林斯顿的校园网中动了点小手脚,开始了光明正大地校盟网站漫游。

虽然学生们不出意料地资质平庸,但好在生活常常送给他惊喜让他不至于太过无聊。当他发贴评价MD5加密算法的种种不堪一击并毫不留情地嘲笑过每一位发贴反驳却毫无说服力的小学徒们以及据说参与了加密程序研发的高材生之后,多管闲事的能人出现了。

 

>>「Bedivere」(xxxx.xxxx.xxx):

 >前辈们所做的努力都是为了更加公平安全的网络环境,从道义上而言无可挑剔。技术上存在缺陷是必然的,正因为发现了缺陷才有了不断完善和升级的必要和空间。

 >你很有才华,为什么不用它去完善MD5?

 >以及在背后说人坏话不应是君子所为。

 

雷狮知道这位「Bedivere」,常常出现在求助帖中耐心又专注地给人解决问题。思路流畅、逻辑清晰、技术过硬、才华横溢,刨去滥好人的部分,可以说他完全符合雷狮的欣赏要求——

 

但是!看看这个滥好人!

从化名开始就洋溢着腐烂的伪善气息的滥好人!

 

贝狄维尔?圆桌骑士?

这个人是中二病小学生吗?

 

毫不留情地回击并加上了对MD5的看法,又遭到了强烈的谴责和关于MD5的反驳,一来二往,贴子很快成了众人围观二人决斗的场景。雷狮用了整整一个晚上和一个素昧平生的人打口水仗,一半是为了学术交流,一半是因为三观不合。

 

但尽管如此,雷狮依然不得不承认,对于这位“骑士先生”独到的见解和踏实却不乏亮点的编程风格,他有那么一点点——不超过两个字节——的心动。

 

 

 

05.

 

 

>>「GRIFFIN」 用户在线

 

安迷修盯着绿色的字符停下动作。

“想要发泄郁结的心情”——话虽如此,却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长久以来都是安迷修在给予他人安慰,从小就是模范生的他并未得到来自老师和长辈过多的关心。

他早就学会了如何帮助他人,却从未有人教过他如何向人求助。

 

 

 >最近遇到了讨厌的家伙,把别人辛苦劳动的成果当成游戏玩。这种游戏人间的态度和你挺像的。

 

 

胡言乱语一通,删删改改最后留下了无礼的言语,安迷修无奈地打算删除重来,却一个手滑点击了发送。

 

 

>>Me

 >最近遇到了讨厌的家伙,把别人辛苦劳动的成果当成游戏玩。这种游戏人间的态度和你挺像的。

>等等不是你想的那样

>等等不对发错了发错了

 

 

安迷修正抓着头发不知如何是好,对方却丝毫不懂气氛地跳了出来——也没办法,毕竟本来就是在线的啊。

 

 

>>「GRIFFIN」 

 >?

 >……

 >你把我当傻子是吗?你等着我现在就玩死你。

 

 

一如既往的恶劣发言啊。安迷修苦笑。他还没来得及打字,对方却又弹出了消息:

 

>有人跑到你的地盘来捣乱当然是正面怼回去,你在纠结什么,又不是鶸。

>还有,不要拿我和不知道哪来的无名氏玩连连看,我可没那么多闲工夫游戏人生。

……

 

 

安迷修在多次辩论中早习惯了对方宛自天生的傲慢和不着调的冷言冷语,看着对面不断发着没什么逻辑的短句轻笑出声。

 

 

>>Me

 >谢了,你说得对,怼回去。

 >以及抱歉,我的错。

 

 

>>「GRIFFIN」 

 >不接受道歉。没有不客气。你不高兴我就高兴了。拜拜。

 

 

>>Me

 >总之谢了。

 >我打算会一会这两天入侵民网的那位黑客,祝我好运吧:)

 

 

>>「GRIFFIN」 

 >Luck

 

 

>>「GRIFFIN」 用户已下线

 

安迷修看着Griffith最后语气不明的祝福和紧随其后的下线心头掠过一丝疑虑,不知是不是自己说错了话,但无论怎么看都只是正常的记录而已。

也许只是恰好去做作业了呢,毕竟校盟网上都是在校生——安迷修如此安慰自己。

 

 

 

 

06.

 

“我有次偷摸进机房被老师抓到,去校长室的路上在诗歌社门口看见她读着莎士比亚。普通的女孩子、普通的校服裙、普通的十四行诗,但那一瞬间我突然心跳得几乎冲出胸膛。”

“管它什么吊桥效应,我就是对她一见钟情!”

 

和卡米尔同班的小丫头凯莉是个挺好玩又有点天赋的黑客,顺着他入侵校长电脑留下的一点点线索摸到了他的单身公寓,然后就像楼下房客养的猫身上的跳蚤一样开始了三天两头的骚扰——带着啤酒和烤肉,从三点待到六点半,两个人一起天南地北地胡说八道。

有天,雷狮发现凯莉有点不对劲,但十年前就扬言和计算机共度一生的雷狮也说不清究竟哪里不对。

“凯莉恋爱了,同性,单恋。”难得参与不良二人相谈会的卡米尔趁着凯莉闷闷喝下又一罐啤酒的时候对雷狮耳语。三个简单句简洁明了地概述了凯莉的状态和成因。听到这三句的凯莉彻底放空,不良相谈自然而然地成了恋爱相谈。

然后就有了最上面的几句。

 

 

雷狮还记得他当时的表情(准确地来说是凯莉和卡米尔事后给他的描述)——百分之十七的不解,百分之二十一的幸灾乐祸,百分之六十一的仿佛在看傻子和精神病的怜悯以及百分之一的其他,可与丽莎女士的微笑媲美的神秘表情。

 

不这些都不是重点。

雷狮对着掉线的聊天窗口,心口像是滴了威士忌一样发烫。

 

 

>>「BEDIVERE」

 > 我打算会一会这两天入侵民网的那位黑客,祝我好运吧:)

 

 

 

他想了想,鬼使神差地点进了个人信息的页面,填上了空白一片的个人简介——

 

 

“我找到你了”

 

 

然后他不得不离开这个待了三年多的地方。

 

——废话,国安局的人要找上来了不跑等着蹲局子吗。

 

 

 

07.

 

 

安迷修开始工作前回家过完了他最后两天的假期。

喂老亨利吃一根新鲜的胡萝卜的时候,从窗口意外瞥见了正在读高中的邻居小妹妹正在树下和一名女孩交谈。不多时,女孩托起邻居妹妹的脸,一个吻落在唇边,黑色与水蓝在风中暧昧地交缠。

 

默默扭过脸把脑海里的一幕打散,又摸了一个泛青的苹果递到吃完萝卜正意犹未尽对着他的脸喷气的老亨利嘴边。明明前几年还是小小的一只,突然之间安莉洁也长成大女孩了啊——拿着毛刷轻轻梳理老马的毛发,安迷修默默地想着。

 

外面的苹果树正抽芽开花,一树的奶白嫩绿。

 

春天来了——

 

工作才刚刚开始啊。

 

 

 

最初锁定的地点是曼哈顿的一处单身公寓,但不出意料地早已人去楼空。好在“VILLIAN”生活品味足够,没有混迹于醉鬼与罪犯之间。这处单身公寓的房客大多是附近的学生和小企业工作者,偶尔也有人见过他们神出鬼没的邻居,但也只说是“看起来差不多就是大学生”“头发有点乱”而已。也有人说似乎有段时间有高中生模样的女孩常常带着啤酒和烤肉进出,但并不会停留很多时间,派人去查却发现是附近出名的餐厅登记过的店长,去问询之后得到了数学成绩一般所以找到了常客做课后辅导这样的答案。(令人意外的巧合是这位好学的店长姑娘正是安莉洁的小女友。)

 

这期间挑衅行为不断,先后有三家民间企业遭到了电脑攻击。安迷修一边帮助导师完成更高规格的新型加密程序一边追踪着“VILLIAN”的行踪。

 

复活节假期的大半也用在了往返于奥兰多的高速路上,在奥兰多一处废置的库房里收到了一颗画得巨丑的复活节彩蛋、被啃掉半只耳朵的巧克力兔子和一封拼字成的诡异信件——

 

geT  u   ♡

 

 

最后手画的心形恣意又张扬,有种安迷修熟悉的感觉。又一次的失败倒是没让他太挫败——这几次交锋以来,“VILLIAN”藏身地之间的距离逐渐缩短。如果不是刻意为之,那便是一个证明——他正在逐渐接近这位狡猾的犯人。

这种认知令他雀跃——这场二人限定的追逐游戏,他正在逐渐适应并享受其中。

 

 

 

 

08.

 

五月节的夜晚,雷狮藏匿在狂欢的人群里喝着狂欢节特供的啤酒。

 

这近半年的时间里他随心所欲地买票上车,来了几十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每到一处先给卡米尔寄明信片——就像一名真的在做毕业旅行的大学生一样。当然他有他躲避追踪的办法,比如黑进警方的无线电来逃避近在咫尺的追捕队。

也比如数次查询校盟网上「BEDIVERE」的IP自动定位——也不知这位白帽骑士究竟是太自信还是太轻敌,但他这种天真的自大帮了他的大忙——一个星期前躲在新奥尔良一间汽车旅馆的雷狮用新出的机型调试网络时有意无意地进入校盟网,看见「BEDIVERE」的用户域名前八位时差点手一抖把机子扔到地上——这差不多就和他在窗户上看见飘着某张特工的大脸一样惊悚——惊悚过后可能还有一点搞笑。他不敢大意,当晚就从旅馆跑掉,搭了第二天的第一班车去斯塔克。

抱着新买的主机,雷狮靠在椅背上深呼一口气却又不敢大意。中途和几个拉丁裔下了车,换乘前往米尔顿,又转乘回到奥兰多,买了机票飞到洛杉矶。感谢洛杉矶错综复杂的帮派势力和巨大的人流量,白帽骑士先生短期内想在偌大的洛杉矶找一个年轻人无异于海底捞针。雷狮在犹太社区附近的旅店住下,把电脑主机卖给一个加州理工学院的毛头小子,然后住进了比弗利山下的五星酒店——而高档酒店最得他心的一点是:最先进机型,免费使用。

雷狮在比弗利山庄度过了整个五月,而骑士先生大概也意识到在洛杉矶找人的不现实,没再搞什么大动作。在无聊而安稳地度过一个星期后,酒足饭饱的雷狮受够了无意义的等待,通宵摧毁了民网的新加密。

然后他收到了校盟的站内提示。

 

 

>>「BEDIVERE」

>是你?

 

 

消息弹出的瞬间,雷狮有点难以描述他的感受——肾上腺素大量分泌,脊背发麻、后颈的寒毛乃至头发微微挺起。他不自觉地吞下一口唾液,装傻充愣地回复——

 

>>ME

>?

 

 

对方几乎是秒回:

 

>刚刚攻击民网的人,“VILLIAN”,是你吧。

 

 

绝对肯定的祈使句,不容一丝一毫的否定和掩饰——就是你——骑士先生已经找到了答案。

 

 

如实想着,雷狮勾起了嘴角——

 

>是我

>怎样?

>但你输了,我可是早就看见你(get u)了:D

 

 

想起四月份那个拙劣的恶作剧,雷狮嗤嗤地笑出声。

 

 

>是吗?

>但是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在哪?

 

 

是心理战?还是……

瞳孔倏忽放大,雷狮迅速切断网络,卸开主机板将电路对接烧毁了主机,拎起轻便的包裹冲出房门,短暂地心疼了一下那台趁手的电脑。

他最初选的就是走廊正中的房间,直直冲向楼梯间却向上层跑去,进入十四层——他在入住的第一个星期就走遍了整个酒店,规划了万无一失的逃跑线路ABCD。十四层是十层以上外接消防梯的第一个内开门,楼梯间传来杂乱脚步声的同时,他一个闪身躲出门外,随后沿着楼梯一路下行。从六、七层的窗户往下看——大厅无恙——看了对方并不打算太过扩大影响,便推门走进酒吧要了一份黑啤,还给了酒保同等酒钱的小费,随后向他借用卫生间——六层的酒吧没有卫生间,有急需的人们通常会给酒保小费以借用员工换衣室另一边的卫生间。雷狮熟络地拍拍酒保的肩膀闪进员工通道,门阖上的同时,嘈杂声从大厅另一端传来。员工换衣室连接着下行的楼梯间,虽然有锁,但机械锁并不比加密程序难解。从酒店后门轻巧地离开走上大道,警方的封锁线外不明所以的狗仔已经围了一小圈。

雷狮走到狗仔外围,压着一个年轻人的肩膀漫不经心地开口,“嘿,兄弟,这儿怎么样了?我刚接到通知就赶过来,还是晚了点啊。”年轻人举着相机不敢松懈,只是指着一辆警车边穿着白衬衫、双手抱壁而立的年轻人,“看样子那个是指挥官,刚刚还在车里摆弄电脑,不过他们进去有一会儿了,听说是间谍?”

随意聊过几句后雷狮凑近警戒线往里探了探,小型电脑就放在警车后座上,不难辨认是苹果的MacOSX。雷狮轻轻吹个口哨,往人群退去。在人群之外,他忍不住扭头最后看向他的老对手,却与翡色眼睛的目光相遇。

 

“扑通、”

“扑通、扑通”

……

 

雷狮突然就明白了凯莉那时的义无反顾——

 

被过量的肾上腺素和青春期汹涌的荷尔蒙刺激,加上不知何时产生的悸动和一点点微妙的巧合,再加上两个字节的自欺欺人,就有了他二十三年人生里第一次的一见钟情。

 

下一站去库比蒂诺吧。雷狮拦下了前往机场的出租。

 

 

 

 

09.

 

要问安迷修如何追踪到“VILLIAN”的行踪,安迷修会对你无奈地笑一笑,然后告诉你那纯粹是个不幸的巧合。

 

彼时,他刚追着“VILLIAN”跑了将近四千公里,却发现对方躲进了全美网络密度最大的洛杉矶。他失望地搜索了整整一个星期,却没有任何发现。

五月节的夜晚,他被外面街道上游行人群的笑声和乐声包围,反而有了些难得的心安。他走上酒店的阳台,看见街对面的酒吧正免费派送啤酒。一个年轻人正和老板谈笑风生着举杯痛饮。也许是察觉到他的目光,年轻人看过来,冲他举杯英俊的脸笑得恣意又带着些天才们常有的那种狂妄。安迷修看见那双映着狂欢节的彩灯的眼眸,里面晕着一团紫色的火焰。安迷修听见某种轻微的碎裂——像是一只蝴蝶终于离开了束缚它的茧子,长久以来对人群的疏离感被那个张扬的生命击得粉碎,他被节日人群的快乐感染,成为这快乐的一部分,成为这人间的一部分。他也举起手,隔空向对方举杯。

他回到电脑前——苹果公司的新机型,大胆到有些让人觉得难以理解的奇妙设计,就像是他的老对手,那位不知名的“VILLIAN”。

他摇了摇头把不切实际的幻想抛在脑后,继续他的检索。

 

灵感是无意间迸出的思维的火花——安迷修在又一次陷入死路时打开了校盟网,点开数月不曾联系的好友,看见对方不多的几次上线消息,思忖着对方是不是在忙什么课题之类的,却在下一个思考的拐角僵住——

 

>>「GRIFFIN」 用户在线  xxxx.xxxx.priu

 

>>「GRIFFIN」 用户在线  xxxx.xxxx.colu

 

>>「GRIFFIN」 用户在线  xxxx.xxxx.yale

 

……

 

几乎每一次上线所显示的都是不同高校的服务器名。即使是交换生研究活动也不可能进行地如此频繁,除非……

某种可能性在大脑深处炸开,安迷修翻出追踪的地图一个个细数。从纽约出往新奥尔良,随后是回到新泽西,有绕到奥兰多,在那边绕了一个圈来到了洛杉矶,前面的动态几乎与服务器所在地方向吻合。而最近的一次上线——

 

>>「GRIFFIN」 用户在线  xxxx.xxxx.ucla

 

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Griffin就在这里,他走过来“VILLIAN”踏足的每一片土地,然后来到了这里。

 

「GRIFFIN」,他根本不是学生。

“VILLIAN”的本体,就是那狡黠的怪物,翱翔于天空的狮鹫啊!

 

安迷修第一次点开GRIFFIN的个人页面,几乎忍不住笑出声——

 

近半年前,他们最后的对话之后,在“VILLIAN”亲自祝福过他之后,那人便写下了这句宣言——

 

 

“我找到你了”(I Got U)

 

 

而现在,安迷修终于可以回以同样的这句话。

 

“我就要找到你了。”(I'm Getting U )

 

 

 

10.

 

 

雷狮不得不承认,他对西海岸的感情超乎想象。

无论是华盛顿的西雅图还是加利福尼亚的库比蒂诺,这些空气里都是科技和数据味道的地方让他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这大概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一见钟情。

到了库比蒂诺,雷狮迫不及待地跑到苹果总部向他们要一份工作。这个从CEO往下几乎没有一个人正常的公司里除了疯子就是天才,如果还有第三类人,就是Jobs这样天才的疯子——雷狮这样的疯子和天才,也只能在这种氛围才能投入工作吧。他攻破了技术部在研发的防御系统,于是他顺利拿到了测试部的高薪。

事到如今雷狮有些看开了似的云淡风轻,他抛开了校盟,抛开了民网,抛开了全网高挂的悬赏和他身份泄露的危机,像个普通程序员一样睡醒了扑在电脑前,清闲时去公寓附近的酒吧喝酒,忙碌时干脆连家都不会,椅子折开了就是一张简易的床铺,整个部门的人横七竖八地倒在休息室和工作室的角落。

在等待的半个月里,他终于过了一次“正常人”的生活。

 

六月二十五日,那天是个难得清闲的日子。新出的macG4的衍生机型正式通过测试下送厂房,虽然是个过渡机型但好歹算是是通过了。他在公司附近的快餐店买了啤酒和烤肉,原本想拿回家吃,却在点餐后莫名加了一句:“就在这儿吃吧。”

吃过晚饭,雷狮顺着沿海的公路走了一段,看见路边有卖明信片和冰激凌的小摊,就随便挑了两张,给卡米尔写了几句稀疏平常的胡言乱语,又在另一张明信片上问凯莉什么时候准备和女朋友结婚之类的胡话。看慈眉善目的老太太给他按上邮票,又送给他一个咸味的蓝色冰激凌,他就一边吃着一边往家走。

六月的西雅图天黑得慢。太阳在海的那边起起落落,染得天边水间一片暖色。海鸟欧欧叫着划过水面,落在红色波纹的云里,又叼着鱼从云里跳出。从海边回公寓的路不长,但雷狮走得很慢。

 

 

 

11.

 

他大概要在这里把前面的二十几年没走过的路一次走完了吧。

站在屋主卧室的窗前,安迷修看着余晖里慢慢啃着冰激凌,慢慢地走来的雷狮,心上像是被一根柔软的针刺了个透。

 

在他的身后,是一整个“网络信息保护委员会”突击队的特工和警察,他们分布在这个公寓内外,潜伏雷狮已走过和将走过的每一个建筑物的暗处,将这个城市织成了为狮鹫准备的铺天巨网,只等执剑人的一个手势、一个词乃至一个眼神。

 

而这位二十出头的年轻长官就只是看着一步步走向围笼正中的猎物,悲悯得像是分血肉给信徒果腹的神明。

 

 

 

 

12.

 

 

雷狮在门前舔掉了指尖的一点蛋卷碎屑,没掏钥匙,直接推开了虚掩住的房门。

 

房间里至少七八名荷枪实弹的警察同时向他举枪警告,他却只看见那人——

 

棕色的短发蓬松地翘着,有点像松鼠毛茸茸的尾巴,白衬衫和半个月前的那件别无二致,看上去简洁又舒适。然后他的目光移向翡色的眼睛,近乎贪婪地想看到更多。

 

他举起双手,看着对方走到他面前。

 

“Bedivere?”

 

“安迷修。”

 

 

 

13.

“终于见到你了,你很厉害。我喜欢你。”

 

安迷修看着面前的青年,对方平静得可怕,他的内心也是如此。

 

 

然后唇上传来另一个人的吐息。一个带着小麦发酵物的麦芽香气和海盐的咸与奶油甜味的吻落在唇间,在他的茫然或是默许下试探着舔舐他的唇缝把这个吻加深。比想象中更加柔软的肌体在他口中肆虐,带着他熟悉的那种张扬和狂妄,还有一点点他不曾了解的温暖。

 

他好像听到有突击队员大喊着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

 

他忽然想起了春天来时他曾看到的那个姑娘们之间的吻。

 

 

 

呸,真苦。

 

他短暂地嫌弃了一下海盐带来的苦涩。

 

 

 

14.

 

 

作为第一名单纯因黑客行为遭到公诉的米国公民,雷狮的案子受到了极大的关注。公诉人和律师都恨不得用口水把对方呛死,而雷狮看向陪审团的首位,他还记得那个未被拒绝的吻的味道——牛奶、苹果、薄荷,以及一点点血液的腥甜。

对方大概注意到他的视线,便扭头和身边的老人交谈——听说陪审团有一半是UCSD的研究员,剩下的是各大公司和政府部门的高级程序员——

Jus est ars boni et aequi.(法律是善良与正义的艺术)

雷狮看见陪审席下的镀金大字。

 

 ——呸。

 

都他妈是骗人的。

 

 

他盯着安迷修被他盯得有些发红的耳尖感觉有些口干。


得了。

 

五十年血赚,二百年不亏。

 

 

 

15.

 

你知道什么是资本的力量吗?

 

公诉人提出的刑期是二百年,但被告人连一天都不需要在联邦监狱里待。

 

这就是,就是【哔——】的金钱的力量!【哔——】!

 

 

 

 

END

 

 

 

 

 

 

 

2001年7月31日 审判结束

2001年8月1日  雷狮保释出狱,进入国会山负责修缮防御系统

 

2001年9月11日 双子塔在浓烟中轰然倒塌

同时,国会山也遭到恐怖袭击

 

正在UCSD研究MHA最新算法的安迷修收到匿名的秘密邮件,打开似乎只有一团乱码。

 

距离他知道恐怖袭击的消息还有27分钟。

距离他无法拨通雷狮的电话还有29分钟。

距离他接到卡米尔的通知冲上前往华盛顿的高速路还有47分钟。

距离一个咸涩苦闷的带血的吻还有五天零十七个小时。

 

 第三次科技革命已经开幕,属于他们的最好的时代已然降临。

而他们的一生还很长,时间足够他们挥霍和放肆。

 

 

 

 

00.

 

“他是一代黑客的绝对精神领袖。对于黑帽而言他是盗取神火的普罗米修斯,在白帽看来他更像是无法抗拒诱惑的潘多拉。”

 

“不,并非都是灾难。无论如何他都是个迷人的混蛋。”

 

 

“而且,释放过所有的乖张和厉戾之后,盒子里剩下的不正是希望吗?”

 

 

——摘自普林斯顿大学新闻系优秀访谈作业《半生宿敌——从对立到爱情》

 

 

 

 

真的END

 

 

 

查资料查到吐血哈哈哈(心疼我的流量owq)

原文名的那串乱码是MHA256(就是所谓的安全哈希算法256)加密过的「I Love You」,本来是想让它出现在雷总被没收的电脑里让安哥看的,后来想想感觉让雷总蹲局子不现实。我已经把他ooc成这样了还让他蹲局子,不太合适吧(大概)最后就没它的出场了,有点可惜……毕竟是我一个字一个字打上去的来着,在彩蛋里出场也算是出了嗯嗯

第三人称的双视角堪称爽视角,写得真爽(废话都ooc了还说什么

想开车来着,但时间不够了,就亲一下吧(你……

再过个十几年雷安凯柠双双穿起彩虹衣手举彩虹旗参加骄傲大游行,挺好挺好

 

几个我都差不多忘了的彩蛋:

 

1.雷总最开始入侵校盟网站实用的学校服务器是普林斯顿大学,而安哥老家就是普林斯顿(一个特别受有钱人和上层人士喜爱因而精英阶层云集的乡村都市,所以安哥家也很有钱的),文章最开头和最末的访谈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新闻系学生的访谈作业,采访的是在普林斯顿大学计算机研究中心任教的安哥

2.GRIFFIN 格里芬 狮鹫 出现时伴随电闪雷鸣的传说生物。正好名字里有个狮还自带雷电特效,不错不错(……

3.Bedivere 贝狄维尔 圆桌骑士中“最初也是最后的骑士”

4.两个人暴露行踪都是和域名有关,大概也算是某种微妙的默契了

5.比弗利山庄 是个从名字开始就散发着有钱人光芒的地方。雷总真的是雷总,穷得只剩钱了(呸(其实本来想让他住到迪士尼但后来感觉哪里不对

6.两个人其实遇见了好几次,但最后只写了感觉可写的两次

7.网恋真好,一见钟情妙!(忍不住想把ooc的锅扣在谈恋爱上

8.UCSD 安哥原型的下村勉当年追捕凯文的时候待的研究所

9.“下村”就是本篇里的“Tsutomu”

10.带上这一片唠唠叨叨的彩蛋(伪)成功把字数拖到1w+感觉自己棒棒哒(不要脸


评论(30)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