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奈奈

安奈开始运转了!

「脑洞存档」给霍星写的一千零一个小故事

如题
考试答案出来了,悲痛欲绝
空有腊肉的心只有咸鱼的命
无所谓了


配合小伙伴给霍星做一百个手书的宣言,凑个热闹给北极圈添点人气,一千零一个写给霍星的(也许是写霍星)的小故事
这边存脑洞,可能隔几天会更一下(并不会有人看),慢慢写……慢慢写。





01.Les Confessions
http://annais-sec.lofter.com/post/1d4e2cd3_f4cf3be


02.猫箱
Les confessions的补充(短篇也有番外吗?)
【人类的科研领域有着“一万小时理论”的说法。
一万个小时的努力就可以成为人上之人,一万个小时的忏悔能否使机械的心得到宽恕呢?
六万五千多小时重复进行的虚拟运算,将事件的每一个节点的每一种可能充分考虑,超越计数级的运算结果,却不能让打开的猫箱回归哪怕那由他分之一生的可能。

在无数种可能性里,外部环境的疏忽和那颗缺乏温度的心脏,让猫箱最终成为了男孩既定的死亡。】

依然是上面虚拟运算的处理模式,关于霍星之死。
其实原本叫做「第六万小时心碎」但感觉有种微妙的违和感,以及考虑到被考试震碎的我的心脏、暂且取一个看上去可爱一些的名字吧。
“猫箱”其实就是那个、很有名的薛定谔的猫,似乎也叫猫箱实验来着(只是你自己记得吧)
“那由他”是一个大到恐怖的数量级,再上一位叫“不可思议”(doge)



03.当我们讨论毕设,我们在讨论什么

【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去吧!桃子!】

鱼塘传媒大学的大四学生们决定联合创作一部大型剧作作为毕业设计,却在取材问题上就陷入僵局。
恰好在一个集会的雨天,负责人、导演系的学生阿望在路上捡到一只长相奇怪的黑色胖鸟(鸡?)引起了同组策划,来自滨海小镇的目目的回忆。随即来自各地的参与者们分享了上世纪各自家乡的种种不知真假的流言和怪象——以奇怪的眼为图腾崇拜的宗教组织、都市传说级的神奇医院、出名的偶像的黑历史、学习感情的高级人工智能……

所有的传说和想象拼凑出了一个神奇世界的真实——这是一个发生在滨海小城“金枪鱼镇”的故事……


一个逻辑混乱半真不假的故事,勉强算是个演员paro吧。



04.吾独往

「当我们讨论毕设,我们在讨论什么」的番外(大概)
一个关爱孤寡机器人的公益广告(bu


假设、大家所听到的传说并不仅仅是传说,而是那个时代的经历者们在不可说的规则下隐秘流传的真相呢?
那么会不会在百年之后,那个曾经孤独,却在学习感情的过程中结下羁绊的机器人在送走了他所有的老友后再次成为孤身一人,直到——

【“唔咳、咳咳……天啦这里好脏,真的有人住吗?先生——我们是之前鱼塘大学的策划组,来和您谈演出场地和剧本的事情您在吗——”】

灵感来自重温永A 的三次里orz
看永A最后霍金被押上飞机前回头一瞥,眼睛里复杂的难以描述的情感,我最近都在脑补这样一个画面——过了很多很多年,在一个冬天,霍金被保释出狱。那天天很阴沉,没什么风却飘着细雪。肉抖抖和依然是少年模样的抱着一个纸包霍星就在看守所外面等着。步入三十岁却追求美丽冻人的肉抖抖有点冷,霍星就把自己带着装饰用(?)的红围巾帮肉抖抖围上。门打开时,霍金正好看到霍星在用红色的长围巾打一个漂亮的活结。他看见霍星头顶落了几片雪花,但不会自己感知温度的机器人并没有发现。他走过去,把雪花抚去。

“走吗?”
霍星把之前的纸包里的白围巾掏出来,递给霍金,霍金默默地接下。
“走吧、回家。”


感觉又能写一个短篇。
霍金大概永远都不可能真正原谅霍星,但他会因为霍星所拥有的那部分小霍星的人格而接受他一点点。
那么当霍金逐渐老去,基于人道主义和霍星必然会做的选择,霍金应该是可以被保释观察的,而霍星一定是他的监护人。时隔多年再次见面,希望是隔阂仍在、却在悲切的哀伤里透着一点酸酸的温馨。
他们两个应该是仇人的过去完成时,家人的一般将来时吧。不需要谅解、不需要洗白,我觉得这样就挺好。



05.常识

关于“如果霍霍是蓝爸爸养大的说不定会很好玩”的某一百手书计划的脑洞。

原著平行世界,关于如果海医生当时就发现安全部和他的理想是万全相悖的并且一时头脑发热带着霍星跑掉(是不是应该叫海星(……)了?),那么单亲爸爸海大星先生应该怎么做呢?

大概会是一个“崽儿,叫爸比”“阿爸,崽儿对你很失望”的日常(才见鬼咯


海医生是个典型的反社会+愉悦犯的危险人物啊好嘛!原作里 除了拉霍霍(不知道该怎么叫了)小手手的时候像个正常人,其他包括卖萌装傻的时候都散发着愉悦犯的危险气息啊!
不过和纯洁不谙世事但异常早熟的霍霍一起,大概会有所改变吧。


———————————————————四月十九日分割线—————————————————————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