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奈奈

安奈开始运转了!

[魔角侦探]Les Confessions (霍星中心)

食用注意: 

霍星中心,海霍且有齐霍倾向,洁癖慎入(其实严格来讲并不算cp描写,但求求cp洁癖别给自己找麻烦)

 时隔多年第一次写Mojo同人,一定会有的问题是人物ooc 

以及惯例小学生文笔预警 

非常多自设的原作背景短篇 

接受捉虫、建议、讨论

不接受和以上出现过的注意事项相关的任何指责


日常向霍星表白







如果流动,就流走;

如果静止,就干涸;

如果生长,就慢慢凋零,这个世界没有永恒。* 


Les Confessions  


01/ 


“诶,陈侦探!”

 “院长先生?您也来了?” 


金枪鱼镇的人们享受着劫后余生的片刻安宁。 庆祝晚会上,胡子花白的医院院长向拯救小镇的英雄(之一)挥手示意。


 “来啦,大家都来啦,我这把老骨头也来凑个热闹。”老者侧身,“这位是乌贼城市立医院的海医生,自愿来咱们镇医院协助重建的。” 


发型奇怪的医生看上去大概三十岁左右,姑且还算是个年轻人。原本微微侧目凝视着会场某处,听到自己名字才后知后觉地收回视线看向陈家明,伸出右手,“陈侦探!久仰大名——我一直都很关注您接手的案件呢,像先前的‘天使之泪’失窃案、“海洋公主”案件、宠物狗丢失案……哦对了!那次的爆竹粮油复活节彩蛋事件实在是太惊险了!我看报道的时候都吸了一口凉气啊!*” 


“哦,海医生还对探案有研究?”


 “哈哈,我也只是常常会看福尔迪莫、偶尔关注一些身边的案件罢了,谈不上研究。”海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架,“不过说到爱好,我倒是听说陈侦探对程序设计有兴趣?”


 “噢?海医生你也……?”陈家明讶于这位外来者的广泛涉猎,试探道:“海医生懂得很多嘛?” 


“不敢当不敢当,我也只是东学一点、西看一点。毕竟说到底我还是个医生嘛。

 “不过陈侦探听说了吗,最近程序界正因为‘高级人工智能’的话题辩论呢!”


 “是啊,人类都已经能够制造智能了啊……”陈家明感慨,“不过那是尖端领域了,我也就只能在后排看一看了。”

 看陈家明无奈地摊了摊手,海医生呵呵一笑,“谁不是呢……不过,我倒是觉得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复杂。”


 “哦?此话怎讲?”


 “学习、记忆、反思。只要将人类智慧最基本的这三项组成添加进人工智能,制造‘超越人类’的人工智能也不是很困难的事吧。” 


“您觉得呢,陈侦探?” 



02/ 


“第一次模拟运算,失败” 

15时 26 分31秒 17毫秒


“叶小姐”在城主介绍后向霍星笑了笑,打了个招呼。 在双目失明的叶城主和感染病毒的皇后面前直接戳穿这名伪装者,不仅被爱女归来的喜悦冲昏头脑的老人无法接受,皇后也不会认同。 


“第二次模拟运算,失败” 

15时 26 分31秒 26毫秒 


即使等她露出马脚,感染病毒的自己恐怕也难以招架。 而更糟的情况是叶城主被作为人质劫持。

 不可行。


 “第三次模拟运算,失败” 

15时 26 分31秒 57毫秒 


在她抢走目标物前阻止她,即使成功,叶小姐仍有危险。

 不可行。 


…… 


在处理器被“ERROR”充满前,最后一次启动模拟处理。 


“第一百二十八次模拟运算——”

 将“叶小姐”回归情况通知陈家明一行,利用叶城主的喜悦心理拖延停留时间并尽量减少体内病毒的影响,“叶小姐”行动时尽量阻止。

 目标是得到最终兴浩了解他同伙的目的,以及真正的叶小姐的情况。 

基本可行——


 “您好,叶小姐”霍星简单地向冒牌货示意,盯着欺瞒者的双眼开口:“陈侦探一行还在寻找您的踪迹,我去通知他们。” 


“好,好!小叶今天回来了,让陈侦探他们也回来,晚上一起吃顿饭吧!”以为爱女归来的老人发出邀请。 

看着老人看不到的女人略显焦虑的脸,霍星打开通讯系。 


“计划开始。第一目标,完成。” 



03/ 


“好了,那么我们今天的课程是——”年轻的研究员从身后拿出黑白格的棋盘,“锵锵——国际象棋!” 


“你知道规则吧?”


“知道,主人。” 


“唉,早和你说过不要叫主人,你可不是什么人的附属物那种低级的东西啊。”研究员苦恼地抓了抓头发,“算了,慢慢教你吧。”


 “……”新生的智慧体不知该如何回应,沉默地盯着方格和黑白的棋子。 


无视了它的沉默,研究员摆弄着棋子,“象棋是所有程序员的入门,也算是你的启蒙课吧。

 “对于人类而言,即使从幼年就开始艰苦的训练,也差不多到我这个年龄才能成为国际大师——也就是所谓的1万小时理论,但你是不同的,3000A。

 “学习规则,记忆所有可能性,反复删除错误结果来达到最优目标,这就是你的思维基础。你是超越时代的智慧体。那么从只知规则的新人到大师,你需要多长时间呢?让我看看吧——” 



04/ 


把渔夫送到医院,办完手续已近黎明。启明星在天空一角闪烁着、城市隐秘的角落传来若有若无的鸟鸣。


 “哎呀!真是生气!”司马刚愤愤地冲着空气挥拳,“那个霍星究竟是怎么回事?不帮忙就算了还抢人家东西添乱!”


 陈家明摸了摸下巴稀疏的胡茬,若有所思,“我倒是觉得,跳出整个案子,作为一个旁观者……他并没有做错什么。” 


“啊——?”司马刚惊异地张大了嘴巴。 


“这是一起连环案件,其作案手法相似,必定存在同样的动机。”陈家明掏出随身携带的小本分析着,“霍星的目标与我们不同——他不是要保护渔夫或是鱼盆——他寻找的是一切的根源,即罪犯的目的和他们的动机。从这一点来讲,他比我更是个称职的侦探。”


 “可是……可是渔夫都受伤了啊!”司马刚依然不解,“他就没有一点同情心吗?” 


“也许吧,”天边一点点泛亮,三三两两早起的海鸥划过头顶。陈家明望着远方的天空,“侦探的工作是建立在绝对的理性思考之上的,感情过于丰沛实际上反而是会影响到推理的准确的。我倒是觉得霍星是个好孩子。” 


“啊啊?” 


“唉,为了避免更多的人受伤,我们还是更努力些,早点破了这个案子吧。”陈家明开门上车,“走吧,回警局。” 


05/ 


“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了,还有问题吗?”


 “他们说你要走了。”机器人带着探寻的目光,说出肯定的语句,“海研究员。”


 “唉,没办法呀,他们不喜欢我,我现在只能离开。”研究员苦笑着,“也只有这种时候我会觉得,感情这种东西没有也没什么不好。对你而言它还是太残酷了。”他轻轻地拍了拍机器人有些冷的头顶。 


“我只是为执行任务而诞生的机器,不应该拥有感情。”小机器人用他特有的,冷冰冰的语调说道,却突然被死死压住了肩膀。


  “不、许、你、说、这、种、话!”


研究员因为情绪激动面目有些狰狞,他盯着机器人愕然的眼神*,手中松了力道。

“罢了,但无论如何不要把你自己的那些废铜烂铁混为一谈。你是一个奇迹,而不是没有感情的机器。”


 “您在哭吗?”他的声音里似乎带了些其他的东西,比如不安,或者困惑。


 “是啊,都是被你气得!”研究员用袖子抹了抹眼睛,随即语气轻快地说起了“崽儿你太让爹地失望了”这类不明所以的话来,又在小机器人做出动作时戛然而止。 


双臂张开、肌肉放松的姿态,一般是用来展示友好的肢体语言,也是拥抱的符号。


 “我不知道人类的分别是什么样的。但你以前说过,拥抱可以解决大部分和眼泪相关的问题。”个子小小的机器人仰着脸,眼睛里纯粹得像一张干净的白纸,“所以,说‘再见’之前要抱一下吗?” 


“抱抱抱!”海大星单膝支地,揽过难得友好的小机器人,“我就说嘛你和它们不一样的。” 

“可那群老古董怎么就一点也不懂呢。唉,下次见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也不知道你还能不能记得我……不过,要是还记得,到时候就叫我‘海医生’吧。”


 “……好的。” 



再见了。 



06/ 


“哦?这不是霍星嘛?你也来啦?”


 黑发的少年双手抱臂斜靠在墙边,与周围欢快的气氛格格不入。


 “陈侦探。您知道他是谁吗?”霍星不动声色地点了点会场另一边的男人。 


“那个啊——听院长说是乌贼城来的海医生。怎么,霍星你认识?” 


霍星闭上眼睛摇了摇头,“只是感觉很奇怪,也许是哪里出了问题。” 


“说起来……”陈家明回忆起先前会面的细节,“霍星你之前也在这里吗?”


 “是的。”


 “这样说来……海医生先前似乎也有观察过你啊。*”陈家明再次转头看向海医生,“咦?海医生衣服后面那是什么?洒上墨水了吗?” 


“不、那是……”霍星眯了眯眼,电子眼聚焦——/····/·-/---/·---/··/··-/-···/··-/·---/··/·-/-·/ 细密排列的宛如墨渍的危险的通告——

H A O J I U B U J I A N ——

“好久不见”


 “嗯?哪里有什么吗?” 


“……不,什么都没有。” 



07/ 


“真的不打算留下吗,海研究员?”威严魁梧的安全部长将离职申请放在桌上,直视长桌对面的年轻人。


 “我依然坚持我的观点,部长阁下。”海大星撑着桌子,眼镜反光挡住了他嘲讽的目光。


 “唉、小海你还是再考虑考虑,不要冲动……” 


“不了,陈主任。我决定了。”海大星推推眼镜,冷声回答。 “不过我有一个请求。”


 “请讲。” 


“3000A的记忆消除和改装工作我也要参加。就当是和他告别了。”


 “……好吧。”安全部长摆了摆手。




 海大星一直不喜欢这个地方—— 


安全部的操作室总是亮得刺目。 


海大星跨过昏昏沉沉的助理研究员,将针管随手装进防护袋。

 3000A被关闭了电源,静静地躺在操作台上。无影灯的光打在人工的涂装上,带着些苍白的寒意。 


3000A真正诞生以来,其实只是短短的两个月而已 

——打开唯一的接触器。


 但这也许是他最接近一个“生命”的时光了

 ——接入根程序。 


一个能够自主思考、主动学习,甚至与人亲近的人工智能,听起来好像天方夜谭,可是他们做到了 

——删除相关程序、添加记忆木马。 


可是,没有心的人类,怎么会回应你纯粹的情感呢。

我会医好这肮脏世界的顽疾,然后接你回家。


 等着我吧,3000A。 


在无意识的机器人的额头印下浅浅的吻,他的眼里满是疯狂。



 08/ 


“喂,机器人,你就不会无聊吗?” 


“并不会。” 枯燥的四十多小时的火车旅途中,齐乐天趴在桌子上,死气沉沉地看霍星闭目养神。


 “那你没事做的时候会做什么?” 


“计算。”


 “计算什么?”


 “一切。” 


“……不是吧!你这么无聊?”


 “……” 


“这样吧!我考你一道常识题,答不出来就陪我去前面车厢探险!” 


“你说。”


 “一个暴雨过后的清晨,你在院子里发现一朵绽放的鲜花,应该做什么?” 


“查找它的功用和培植方法然后——” 


“大错特错——!”齐乐天做着夸张的动作。



 “抛开你无聊的计算题,好好看看那个顽强的生命、认真赞美她的美丽就对了!” 

——站在宏伟壮观的金色遗址前,霍星莫名地想起那次无厘头的列车对话。


 吞下齐乐天的怪物正怪笑着咆哮着张牙舞爪地肆意破坏。

一切数据分析都指向最糟糕的结果。



 【“如果计算得不出可行的结果该怎么办?” 

“嗯……这种情况如果真的存在,那就没办法了……只能是一直往前冲了,你的话,总是会有转机的。” 】


记忆的读取器里忽然闪出陌生的记忆,却莫名让人安心。 


那么这就是了吧—— 

只有一往直前的境遇。


但前面总会有希望的。



————————————————————————————————————————————

*1.语自卢梭

*2.海医生说的几起案子都是霍星和陈家明一行一起侦破的。事实上他只是在关注霍星办案而已,陈家明是顺便看看。

*3.院长向陈家明介绍海医生时海医生正在盯着霍星看,但出于我们都知道的原因霍星没能发现他。

*4.私设:在被消除海医生的相关记忆前3000A还是有感情的,因为在他身边所有人中只有海医生对他倾注了感情,所以当这部分记忆被删除,感情的部分也就有了缺失。

这里海医生因为3000A的话震怒,但他看到3000A眼睛里流露出的情绪的时候他也就没什么对他生气的理由了。



PS.「Les Confessions」就是非常有名的《忏悔录》

原本是想以“虚拟运算”作为线索把霍星五年里的事情多多少少设计着写一遍,然而由于种种不可抗力最后成了这样的情况orz

就当是扔笔半个月的复健吧,下次吸取教训即使短篇也要好好写大纲。:゚(。ノω\。)゚・。

评论(13)

热度(70)